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无上圣天 第693节:假扮楚无炎

发布时间:2020-01-18 10:22:35 编辑:笔名

无上圣天 第693节:假扮楚无炎

“这事怪,这事有大问题……”秦孤月皱眉道:“这楚无炎难道还没死?这未免也太怕人了,我亲眼看到都烧成灰了啊!”但是他又看了一眼,嚎啕大哭的闵一航,立刻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对,如果楚无炎没死,那闵一航哭什么?他哭个锤子啊……”

肯定是楚无炎死了才对……而且他应该也知道楚无炎被秦孤月给杀了,否则他不可能开口闭口:“小畜生,小畜生”的骂。

“妈的,楚无炎,你一个死人还这么多麻烦事!”秦孤月心里直接就对者楚无炎以及他全家,列祖列宗都开骂了,秦孤月手里杀过的人也不少了,说实话,楚无炎不仅是杀得最麻烦的一个,更是死了之后最麻烦的一个,圣贤书院呆不成了也就算了,你还玩“诈尸”?

“不行,得逮住这闵一航,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秦孤月心里一个念头闪过,正想要对那还趴在树干上哭的大块头闵一航动手,陡然,他手伸出来一半,又缩回去了。

“不对,如果我出手,不杀他,不就等于是明着让他告诉其他人,这是我杀了楚无炎吗?如果他有足够的证据,还会想来杀我?早就闹到律法司去了,律法司司堂天刑贤者莫砺剑虽然现在是一个假货伤不到秦孤月,可是律法司里的好手也绝对不只莫砺剑一人,单说王云飞,得到了墨君无和莫砺剑两人的点拨传授,实力也不可小觑,虽然两人有交情,但如果秦孤月的确是触犯了圣贤书院的律法,他想必也只好秉公执法,抓秦孤月回去,如今秦孤月这样一来,与倒持利刃,授人以柄何异?

只听得那闵一航靠在树干上,一边哭一边嚎啕着:“大哥想不到你我几日没见,居然就阴阳两隔了。”

“嗯?阴阳两隔?”秦孤月在心里想,还好刚才没动手,来,听听这大块头都说了些什么,话说到现在,秦孤月基本已经确定了,这闵一航绝对不是想要用这桃木剑柄中的剑灵刺杀自己的人,而是恰恰相反,可是被人当成一枚棋子,甚至是当枪使了!

“大哥啊,你身后有灵,英灵不灭,居然托梦给我,说被古怀沙那小子给害了,跟着一个黑衣人,就可以找到他,到时候我可以直接结果了那小畜生……”那健壮的闵一航,此时眼泪水哗哗地流着,一个劲地拍着树干,嚎啕道:“只是没想到啊,我虽然跟到了这里,却让那个小畜生给跑了,我对不起你啊,,我对不起你……”

可以说,这样一席话,秦孤月听得心里是一阵发麻,就好像是嘴里吃了一枚朝天辣椒,从嘴巴里一直麻到心里去了。“这楚无炎难道真会装神弄鬼?怎么可能……想必是那想用桃木剑灵杀我的人,想要借闵一航之手将我杀掉,再出手夺宝。到时候我杀了楚无炎,闵一航与楚无炎是莫逆之交,出于复仇杀了我,一切都名正言顺了。”

秦孤月一边想者,一边自言自语道:“好算计,真是好算计啊!”

还好秦孤月将这桃木剑灵击落了,又很快隐匿身形,躲藏了起来,不然再叫他接战一个闵一航,说不定还真是凶多吉少。

“看来对方是很想要我的命啊……”其实在秦孤月的心里,这个刺杀自己的人,他已经知道答案了,如果没有闵一航来插一脚,像傻子一样,以为四下无人,抱着一棵树说了这么多话,秦孤月还真有可能想到会不会是临溪王或者是秦战天要铲除他这一块绊脚石。

如今看来,能够知道楚无炎是秦孤月所杀,并且有能力有实力,布下这个局的人,也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亚圣楚凤歌!

显然是他看到了秦孤月的太乾道功法,见财起意,明面上要秦孤月去文昌阁与他谈谈,实际上早就存了巧取豪夺的心思,当晚,秦孤月就与楚无炎在功业司后殿动手了,虽然楚无炎

用太极混元幡加圣贤清寂大阵封锁了整个现场,但是亚圣楚凤歌毕竟手段通天,想必还是没有瞒过楚凤歌。

这儒门亚圣,贼的很啊……

秦孤月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琢磨道:“难怪《大德教化论道经》的器灵不承认这位亚圣,都道貌岸然成这样了,别说承认他了,怕是首圣看到他这样,死去多少年了,准都得给他气活了!”

虽然秦孤月很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就开溜,但是他转念一想,“不对,难保这闵一航回到圣贤书院不会乱说话,我得想个法子先唬住他才行。”

秦孤月看了那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有一茬没一茬说着话的闵一航,心中陡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不禁坏笑一声,整个人又隐在了虚空之中。

片刻之后,那闵一航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谁知那闵一航竟不回头,兀自哭着,甚至一抖肩膀,下意识地想将右手肩膀上的手甩下去,但是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就发生了……

一甩,二甩,三甩,再甩……即便闵一航浑身都抖得像一头想要甩干毛皮的狮子狗,依旧不能把肩膀上的那只手给甩开,只听见那闵一航嘟哝了一声:“俺……俺心情不好,你……别来烦俺,小心俺……一棒子砸死你……”

听得闵一航这句话,那站在闵一航身后的人险些就给逗乐了,开口说道:“你这一身呆肉的家伙,你也不回头看我一眼,自顾自说什么呢?”

闵一航听得那人说话,竟像是中了魇魔一样,止住哭了,转过身来,用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身后的那人。

但见那人身长七尺,剑眉星目,一身蓝色的沧澜儒服,不是楚无炎却又是哪人?

“大……大哥?”闵一航只感觉上下牙齿打颤,竟是差一点话都说不连贯了。“你不是……”

“我怎么了?”那楚无炎皱了皱眉头问道。

“你不是被古怀沙那小子给害了吗?”闵一航的脸上还挂着泪水,却是再也哭不出来了。

“我……”楚无炎一抿嘴巴,做出一副无言以对的表情,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语气对着闵一航说道:“我说一航,我们关系好归关系好,你也不需要见面就咒我死吧?再说了……”他嘴角轻扬,眯起眼睛笑道:“你扯谎也扯个像样的行不行,我被谁杀不好,居然会被那个废物杀吗?你未免太滑稽了一点吧?”

“可是大哥,你分明跟我托梦说……”闵一航看到楚无炎流露出鄙夷的表情,以及他提起“古怀沙”时,惯用的言语和表情,基本已经相信面前的人就是“楚无炎”了,就在他说“托梦”两个字的时候,只看见楚无炎的脸色一变,陡然一下子扣住他的肩膀,右手对着他的眉心一点。

“大……大……大哥,你,你想杀我?别,别杀我啊!”闵一航只感觉到识海之内一阵撕裂的痛苦,就好像楚无炎的那一根手指要透过颅骨,扎进识海,生生把他的脑袋劈成两半一般!

然而就在闵一航感觉自己可能上当了,面前这个“楚无炎”是假货时,那识海内的痛苦骤然消失了!

“你这呆子,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言罢楚无炎不知何时,已是把手抽了回来,左手轻轻在闵一航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顿时刚才还惊恐万状的闵一航感觉到一股冷静意志一下子注入到了他的身体里,整个人立刻就冷静了下来,甚至还打了一个冷战。楚无炎看闵一航已经冷静下来了,不禁把右手朝他面前送了送说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楚无炎的手伸出来,在他的右手里分明攥着一截半寸来长,漆黑如铁的细长东西。

“这是……”

没等闵一航认出来,楚无炎把手轻轻一动,那看起来分明就是一件死物的漆黑长条居然动了一下,自己动了一下!

“这东西怎么还会动!”这一下闵一航更加惊慌失措了。

楚无炎依旧镇定自若地说道:“这叫做脑虫,是在你的识海里取出来的,可以使人产生幻觉,你这呆子,被人下套了,还不知道呢!”

“该死的……我就说大哥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闵一航听得楚无炎的话,忙不迭地点头说道:“让俺知道是哪个孙子阴俺,俺活活打死他!”

“好了,我估摸着是有人想对我下手,你是我的亲信,想要把你诱到此地杀害,剪除我的羽翼。”楚无炎一覆手,就将那漆黑的脑虫直接捏成了齑粉,抬起头来看了看高大的闵一航说道:“我近些日子不在圣贤书院,要去帮龙印到北疆做几个难度比较高的任务,等我回来,我们再一起追查此事,记得,今日的所见所闻,不能对任何人提起,知道吗?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好的,大哥,俺一定保守秘密,死也不说!”闵一航拍了拍胸脯,就差赌咒发誓了,楚无炎听得闵一航的话,微微点头,身影一晃就在闵一航的眼前消失了,显然是境界实力通神,到了闵一航都无法测度的境界地步。

张家港市妇幼保健所
惠东县妇幼保健院
重庆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九江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威海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