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脑洞公主与她的奇妙大臣们 十七 最好的大臣(三)_1

发布时间:2019-09-25 13:24:46 编辑:笔名

脑洞公主与她的奇妙大臣们 十七 最好的大臣(三)

当初的事,有人的过失,也有天的安排,况且最后的结果也是好的,闰鸢公主也就不愿深究了。那一次,她大概算是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上苍来安排,然而这一次,她希望能作出属于自己的决定,怀抱着这样的心意,闰鸢公主望着蔓藤下盈润的瓜,陷入了思考之中。

也许天和人之间确实存在某种联系,当闰鸢公主神思飘飞之后,和畅的夜风忽然间变得暴烈。它发出可怖的咆哮,从东方卷来无数乌云,月色转瞬间就被完全掩挡,片刻之后又有暴雨如柱,瓢泼而下。这时间天地之间一片昏黑,狂躁的风很快的就息了,寻常的电闪雷鸣也不曾见。只有无穷无尽的大雨在不断地冲刷,带来铁幕一般的恐怖。

润鸢公主在大雨中盘膝而坐,手里抱着西瓜,脚下纹丝不动,整个人如同湍流中的一块砥柱之石,刚强坚韧而不可凌。

另一边,王都内,所有的人望着弥天弥地的大雨,忧心忡忡,不能入眠

脑洞公主与她的奇妙大臣们  十七 最好的大臣(三)_1

。如此大雨,城边的汉水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泛滥。然而现在外面漆黑一片,连火把都不能长明。夜幕之下暴雨之中,如果发动百姓治河,万一洪峰突至···这一国之民十之八九都要藏身于滔滔江水之中啊。老相国在自家宅中坐而又起,起而复卧,反复再三依旧不能决断。

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了一阵隆隆巨响,涛涛洪水自水门奔涌而来,一路上挟裹起大大小小的杂物。老相国打开门向外一探,只看见一只三尺高的铜鼎就往照面上扑,他赶忙一跃而起抓住屋檐,就要翻身上到屋顶。结果就在这时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长长的下摆挂在了门轴上。眼看那千斤重的铜鼎就要砸在脸上,老相国突然听闻到鼎内一声长啸:

“相国大人勿忧,有我大将军闰望在此,定然保君性命无忧。”

随着这一声长吟,大鼎在洪流中一阵翻滚,闰望将军乘机从鼎口处探出手臂,一剑将绊住老相国斩了。然而这一剑之下用力过猛,铜剑“锵”的一声钉死在了木头中。闰望将军受此之累,被从大鼎内拽了出来。他一手抓着剑柄,仰面而躺,任由身体在洪水中飘荡。在看到老相国安然跳上屋顶之后,他洒然一笑,嘴唇张合,似乎是说了一些什么:

“公主殿下在城外玄思,速去救援。”

然而老相国并没有听见,因为这声音完全被他自己的嚎啕声所掩盖。此时他应经完全的沉浸在悲痛的泥沼之中,泥污深沉,纵使如此瓢泼大雨也不能洗刷。

老相国跪在房顶上,对挣扎在水流中将军说道:“我听说世界上有这样的一种圣人,他的智识可以担任一切官职,德行可以契合一切君主,这样的人无论在什么国家都能的得到国人的拥戴,从公卿到黎庶所有人提起他时都会说:‘善’···”

闰望将军紧握着剑柄,身体被水流冲刷,像陶轮上的泥胚转了又转,看着老相国滔滔不绝却不能领会重点。他只能再提起一口气,疾呼道:

“公主···在···啊!”话还没有说完,将军又被翻了一翻,一口水堵住剩下的话语。

老相国见此更加悲痛,他的哭号之声也更加犀利。他与大将军共事多年,虽然往往政见不合,彼此争斗。但是对于其人才学人品,他闰横是发自真心的佩服。此时大将军已然无所救,然而仍然在这样挣扎不屈的原因,想必是最后还有话想要对自己说···

老相国知道,这句话是什么,因为如果易地而处,他也一定会说同样的话。

于是他的心中相惜之情更为激荡,他决心一定要在最后把这番话说完,他说:“这样的圣人整个天下都来称赞他也不过分,然而被称赞之后他却反而会感到悲伤,相反的如果整个天下都来诋毁他那么他便会感到高兴。会有这样的异举,是因为他已经明确了内和外之间的关系,分清了荣和辱的区别,然而即使如此,依旧不是圣人的全部···”

闰望将军已经被转了十几个来回,水流又冲来一个陶缸,巨大的陶缸在不远处破成无数的陶片,把闰望将军划得遍体鳞伤。将军身上满是创口,衣服被扯成丝丝缕缕,浸透了鲜血在水中飘散,宛若绽放的红莲。他握着剑柄的手已经泡肿,又被陶片所创,小半的皮肉已经不见,森森白骨暴露在外。然而即使如此,他也没有松手,他与老相国共事多年,其才学人品他了然于胸。这个人根本不能理解人的话语,必需要把他死死绑住,然后用钟将他罩住,然后在外面一边敲钟一边与他相谈才能让他明白。

公主的事必须让他知道···秉持着这样的决心,闰望将军又一次的催动血气,振声呼号道:“相国大人···”精诚所至,这一次老相国终于听到了将军的声音,他正坐,拜首,准备恭听。然后,水面上漂来一口大钟,大钟“匡”的一声撞在了大门正中的铜环上,就在一阵钟鸣声中,将军喊住了最后的话语:“公主殿下,在城外···”

然而完全的钟声掩盖了。

于此同时,老相国也说出了最后的话语:“这样的圣人在御风而翔,最善于在九万里的高山上用冰雪修行,他预先设置机关,每每到完全冻实的时候,就会触发机簧被从山巅抛下,飞跃九万里砸在地上。通过这样的痛苦来修炼自己,提升境界,从而把痛苦的当做快乐的,把不幸的当做至福。阁下您一生与我相争,到最后却如此念念不忘,那么即使不是这样的圣人,想必也差之不远了吧。”

闰望将军听到这里,终于笑了,他也不知是处于什么样的心绪,放生大笑三声,说:“绝望了,真真的绝望了,原来我就是这样圣人啊!”

这样之后便不在坚持,放手而去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用户请到m.阅读。

嘉峪关治疗牛皮癣医院
嘉峪关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嘉峪关好的性病医院
嘉峪关好的治性病医院
嘉峪关哪家性病医院好
友情链接